ジーローハン

滷肉飯


インフレでさまざまな物の価格が上がるなか、米の価格が下がっているのは興味深い。 農林水産省の「米に関するマンスリーレポート(令和4年9月号)」によると、米の相対取引価格は、年度平均価格、対前年同月比で平均88%となっている。 また、同レポートを読み解くと、日本における需要は減少傾向にあることがわかる。 せっかく安くなっているお米、ぜひ美味しく食べたいものだ。 台湾料理研究家・小河知惠子氏の著作『現地発・台湾ルーローハンとお米料理』(春陽堂書店)より、新米の季節に最適なレシピを紹介する。 台湾を代表する米料理「雞肉飯」 『現地発・台湾ルーローハンとお米料理』(春陽堂書店)の著者である台湾料理研究家の小河知惠子氏によると、雞肉飯(ジーローハン)は日本人にもお馴染みの魯肉飯(ルーローハン)と並ぶ台湾米料理のひとつだという。 「鶏の胸肉一枚で、5-6人が食べられる経済的にもうれしい料理です。 鶏皮がキツネ色になったら取り出し、雞油を作る。 大体大さじ4ほどの量になる。 5くらいが美味しい)。 台湾料理研究家 2010年、初めての台湾旅行で、豊かな食材と多種多様な料理に魅せられる。 料理研究家、フードコーディネーターとして雑誌やテレビなどで活躍後、2017年、台湾に短期料理留学。 現地の料理教室で、アンバサダーホテルや圓山ホテルのシェフなどから学び、80種類以上の台湾料理を習得。 ダイナミックな調理法と素朴な味わいにさらに魅せられ、本場の台湾料理を日本で忠実に再現するレシピの開発に力を注ぐ。 台湾料理と台湾が好きすぎるあまり、2019年から、幼稚園児の息子とともに長期親子留学中。 現地にいるからこそわかる本物の台湾料理や食文化を研究、紹介している。 商品開発、雑誌や新聞へのレシピ提供、テレビ出演など多数。 台北在住。

台湾の屋台めし【鶏肉飯】ジーローファンのレシピ | エスニック料理ブログ


耐熱性のジップロックに入れ、沸騰したお湯の中に入れて10分程度しっかり茹で、 その後火を止めて、そのまま15分程度置いておきます。 【感動】台湾ルーローハンのレシピ!圧力鍋5分の簡単な作り方! 台湾の屋台B級グルメの王座と言えばコレ。 本場で食べたお店。 次はタレを作ります。 玉ねぎとニンニクをみじん切りし、ごま油をひいたフライパンで しっかり きつね色に香ばしくなるまで炒めます。

チーローハンレシピ(鶏肉飯)!節約メニューに最高の台湾屋台料理!


【台湾】「鶏肉飯(ジーローハン)」レシピ・作り方/真藤舞衣子さん" title="ジーローハン">
器にごはんを盛り付けて4、5をのせ、6をかけてトッピングの材料をのせて出来上がりです。 香りがたったら4の蒸し汁を入れ、全体になじんだら火から下ろします。 長ねぎの青い部分、料理酒を入れてラップをし、600Wの電子レンジで2分30秒、鶏むね肉に火が通るまで加熱します。 そのまま粗熱を取り、手で割きます。 フライパンを中火で熱し、2の皮を押さえながら焼きます。

【台湾】「鶏肉飯(ジーローハン)」レシピ・作り方/真藤舞衣子さん


盛り付けもいいですし、眺望っていうのもおいしさにプラスなんですね。 「鷹の爪を最初にタレに入れておくポイント、すごく効果ありました!」とのこと。 軽く2人前になりますが、おなかが空いていれば一人でも食べ切れる量です。 鷹の爪じゃなくて暴君ハバネロの柿の種を使ったそうですが、意外に迫力不足とのこと。 今回はオフィスからの参加もありました! 今回は電子レンジしか使わないということで、オフィスに出社している人も参加してくれました。

材料ほぼ3つ!簡単うまい昼レシピ【12】台湾の鶏肉飯(ジーローハン)をサラダチキンで


。 正式には、台湾語で鹹菜脯(キヤムツァイポー)って言うらしいですが。 画像引用元: ちなみに台湾ではそのまま「たくあん」でも通じるらしいです。 このタレが旨いのよ。

在歐陽笑笑眼中,世界上隻有兩種人,一種是欺負別人,另一種是被別人欺負。

不能一概而論哪一種更好,就像你不喜歡一個人,卻不能否定他真實的存在,如同她和欒楓之間的關係,分明都為對方的存在而糾結,卻又偏偏攪合在了一起。

她喜歡同他比毒舌,喜歡閑來無事挑戰他的底線,就像他喜歡氣得她跳腳一樣。

人生太過無聊,總是習慣性的想要尋找一點樂趣,說好聽點是惡趣味,說難聽點就是犯賤。

男人犯賤於得不到的,因為得不到的充滿的神秘,男人會迷失在這種未知中,一心追尋那得不到的答案,而耿耿於懷,不能自拔

女人犯賤於失去的,那些美好的曾經總是在不經意間冒頭,讓女人忍不住回頭去想,回頭去看,在一次次緬懷間,又義無反顧的繼續向前衝。

所以,從某種角度上來講,女人比男人更容易治療情殤。

因為她們願意用感性來狠狠的哭一場,發泄一場,繼而走出情殤,麵對新的生活,或許會緬懷,但不代表會回頭。

男人天生的雄性因子作祟,骨子裏的征服欲會引導他們越陷越深,越發不能自拔,除非解開那道謎題,否則將成為他心中永遠的刺。

歐陽笑笑想,她和欒楓都是介於兩者之間的人,她會將過去掩埋起來,直到自己也發現不了,而不是帶著回憶向前衝,讓自己陷入一種惡性循環裏。

而欒楓則會強勢性的破解這道謎題,即使破解不了,他寧願親手毀掉,拔掉這根刺,也絕不讓這根刺在別人心裏生長。

他們都不是輕易妥協之人,卻又偏偏犯賤的選擇的對方,導致這場你死我活的爭鬥戲碼,在不知不覺間變了味道,硬是在國與國的爭鬥中,加入了灑狗血的愛情戲碼。

她不會問他,江山與她孰輕孰重,就像她永遠不會回答,她會在他和一群男人中選擇誰。

有的題一開始就無解,也就沒必要為自己找不痛快,至少他眼中現在有她,而在她身邊的也是他。

江山對一段感情來講太過沉重,她也沒興趣將自己的感情與生死大愛掛上等號,因為真實的感情,拋開那些華麗的外表與包裝,其實就隻剩下現實——柴,米,油,鹽,醬,醋,茶。

而這些東西終究與金錢掛鉤,所以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讓自己在經濟上獨立,不依附任何一個人。

這樣,即使某一日他們其中一人解題了,看破了,離開了,她還是能坦然的說一句:對於這段情,彼此不拖不欠。

這樣的想法或許太過自私,可她從來就不是一個無私的人,沒必要非得替自己戴上偽善的麵具,讓別人舒服了,卻讓自己別扭了

“在想什麽?”

**後的欒楓,聲音低沉透著一股說不出的磁性,不同於以往的陰冷,有了讓人著迷的溫度。

“爺在想,你丫的什麽時候才肯休戰。”歐陽笑笑不自在的向前挪動了一下,避開身後再次升溫的懷抱,狠狠的翻了一個白眼。

男人就是餓狼,特別是剛開葷的男人,簡直不能用餓狼來形容,根本就是喂不飽的……餓狼!

見她如此,欒楓不滿的將人給撈了回來,垂眸瞧見她眼下的疲憊,眉宇間多了一絲柔和,“累了?”

“廢話!你特麽從昨晚折騰爺到現在,又封了爺的大穴,讓爺不能用內力緩解,能不累嗎?”歐陽笑笑沒好氣的翻著白眼,本想給他丫的一拳,偏偏連動一動手指頭的力氣也沒了。

她決定收回以前的話,繡花針和男人的能力是無關的,所謂團結就是力量,當許多繡花針組合在一起,絕非一杆老槍可以抗衡。

如果再加一層不鏽鋼,那就是天下無敵。

欒楓臉色微變,大手悄然爬上她的後腰,一股柔和而舒緩的暖流融入歐陽笑笑的身體裏,緩解了她身體的酸痛。

她就知道,要這家夥妥協,絕不是一兩日可以辦到的。

直到感覺差不多了,她才試著活動了一下腰部,哼哼道:“行了,別浪費真氣了。”

“好了?”欒楓眉梢一挑,整個人頓時欺近了幾分。

歐陽笑笑臉色大變,突然翻過身,抬腿就是一腳,“我操你大爺,還來?!爺這老身子老腰,禁得起你不泄的折騰?滾粗!”

‘咚!’

某渾身**的皇帝,再次光榮落地,船體出現一陣細微的搖晃,如同他瞬間打破平靜的俊臉,登時就黑了下來。

“歐陽笑笑!”這個該死的女人,居然敢踹他下床?

“爺還沒死,別嚎

!”對他眼中的危險視而不見,歐陽笑笑一個枕頭砸過去,暴吼道:“你特麽再敢上床,爺就把你兄弟切成一片片,丟進河裏喂魚!”

有了上一次的教訓,欒楓非常聰明的將瓷枕換成了軟枕,所以不閃不避的將枕頭接了下來,直接擋在**,無語道:“你這女人,就不能有點女人的樣子嗎?”

“女人的樣子?”歐陽笑笑一愣,貌似歪頭想了想,十分大度的道:“成!白蓮花有女人的樣子,你可以用來幻想一下,爺給你這個權利。”

“白蓮花?”欒楓嘴角一抖,磨磨蹭蹭的從地上爬了起來,正要上床,就見歐陽笑笑迅速蹭到了床邊,惡狠狠的瞪著他。

“進去!”

“滾出去!”

大眼瞪小眼,兩人再次杠上了。

男人唯一的遮蔽物,就是身下的枕頭,沒一會兒,就察覺到了一絲冷意,見那個女人完全沒有要妥協的架勢,火大的拾起地上的衣服,隨手披上外套,就這麽真空走了出去。

歐陽笑笑嘴角猛抽,撇嘴道:“丫的,有本事什麽也別穿,裸奔!”

確定不會再有人打擾自己了,沒心沒肺的女人慵懶的打了一個哈欠,沾著枕頭就睡了過去。

次日,清晨柔和的陽光穿透鏤空窗戶,斜斜的傾灑進來,讓這寒冬臘月難得的多了一分暖意。

帷幔垂落,紗幔翻飛,沉睡的女子漸漸清醒過來,眼簾還未掀開,便是習慣性的一蹬被子,在觸及身邊一具火熱的身軀時,緊閉的鳳眸猛地掀開,層層疊疊的怒雲在眼底交織,繼而緩緩抬起腿,用力一蹬。

‘咚!’

“嗯!”

伴隨著男人迷迷糊糊的悶哼聲,某女那顆變態的小心肝兒,爽了。

得瑟的活動了一下腳踝,整個人從**一躍而起,一腳踏上那柔軟的人皮地毯,拾起地上的衣衫,扭了扭小蠻腰,拐進了屏風後

隻剩下滿臉陰鷙的男人跌坐在床榻前,惡狠狠的瞪著那扇屏風,像是恨不能將它瞪穿,再將裏麵的女人揪出來,丟在地上狠狠的踩上兩腳。

這個該死的女人,越來越過分了!

滿臉陰沉的從地上爬起身,三兩下將衣物穿好,拐至屏風後,一把鉗製住女人的下顎,陰冷的道:“朕不希望再有下一次。”

“說反了。”歐陽笑笑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對下巴上的大手視而不見,自顧自的穿著自己的衣服。

直到扣上最後一粒盤扣後,她才慢悠悠的掀起眼簾,嬉笑道:“你說,一個女人早晨起床,發現自己**有一個男人,是應該先給他一巴掌,再一腳踢下床呢?還是直接踹下床?”

潛意就是:爺已經很善良了,沒有賞你一巴掌。

“你……!”欒楓難得臉皮一燥,有些不自在的鬆開她的下顎,岔開話題道:“餓了嗎?”

歐陽笑笑好笑的瞥向他燥紅的耳根,眸光輕閃了一下,直接越過他走到桌前,伸手一拍,豪氣幹雲的道:“小二,上菜!”

欒楓麵色再一次黑了下來,這個該死的女人,將這裏當什麽地方了?

磨牙歸磨牙,想到自己昨晚的確將她折騰得夠嗆,欒楓還是走到房門前,打開房門接過黑衣人遞來的托盤,丟給了那個將他當小二使喚的女人。

“嘖嘖嘖,就這態度。”歐陽笑笑撇了撇嘴,一屁股坐在圓桌前就開吃。

她和欒楓吃的東西,永遠都不會一樣,因為那廝味覺變態,連清晨的粥也會加糖,讓人絕對沒有勇氣嚐試。

見她吃完早餐,欒楓才開口問道:“你打算怎麽處置歐陽青嵐?”

“白蓮花?”歐陽笑笑微微一怔,眉心不著痕跡的一擰,淡淡的道:“隨她去吧。”

若是昨日,她會毫不猶豫的殺了歐陽青嵐,可是,她已經有了這具身體的記憶,更加對記憶中那個素未謀麵的絕色女人,有了莫名的情感

在她去歐陽山莊,將那個女人帶離歐陽山莊之前,她都不會動歐陽青嵐,這是她唯一能為前身做的,保護那個柔弱而又堅韌的女人。

“隨她去?”欒楓眼中流露出一絲意外,眉梢邪肆的輕挑了一下,像是明白過來什麽,“為了你娘?”

她昨日昏迷中,一直在叫著‘娘’,可見她對她娘的感情很深。

“唔。”歐陽笑笑隨意的應了一聲。

對欒楓能夠猜到,她一點也不意外,隻怕這個謹慎的男人,在將歐陽世家的人引去京城之前,就已經將這具身體的前塵往事調查了個一清二楚。

換言之,他比她還清楚這具身體的死穴和弱點,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現象。

“朕派人去將她接來,你覺得怎麽樣?”

“你想搞毛?”歐陽笑笑有些警惕的瞥了他一眼,這廝不會想用那個女人威脅她吧?

像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,欒楓眼中劃過一絲慍怒,冷聲道:“在你心中,朕就是那種為達目的,不擇手段的人?”

“沒錯。”歐陽笑笑異常誠實,也異常老實的點了點頭,而且十分用力,連著點了好幾下。

欒楓:“……”

他承認,他的確是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他將她娘接來,也的確是有目的,可是更多的原因,卻是因為她昨日那一聲聲讓他心抽疼的呼喚。

即使目的不純,也不能被全然否定吧?

想了想,欒楓有些惱火的道:“朕要接朕的嶽母來,誰敢阻攔?!”

“臥槽!你還真能說!”歐陽笑笑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,眼角抽搐的道:“欒楓,你丫的真不要臉!”

還嶽母?特麽的要不要昭告天下,他倆昨晚睡了?

“彼此彼此

。”

誰知,那廝已然免疫,對於她的言語攻擊絲毫沒有反應,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轉身便離開了。

……

歐陽笑笑覺得,男人對女人的寵愛與縱容,當真可以壯大一個女人的膽子,至少,她一直是那種蹬鼻子上臉的女人,不求最無恥,但求更無恥。

所以,在與欒楓有了另一層關係之後,她也就越加放肆起來,整整一個上午,將門外的倆黑衣人當奴隸似的使喚來,使喚去。

介於那倆貨昨晚悲催的守夜,自然知道裏麵發生了什麽,再加上欒楓親口的一句‘嶽母’,使得兩人對她是言聽計從,就怕她一個不如意,夜晚在欒楓耳邊吹枕頭風。

直到午間,欒楓再來送飯時,那倆貨已經累得氣喘籲籲,卻又不好當著欒楓的麵表現出來,隻能站直了身子,硬撐著喘粗氣。

欒楓奇怪的掃了兩人一眼,隨手將托盤放在桌上,淡淡的道:“朕已經派人去歐陽山莊提親了,稍後會有人將嶽母接去禹謙國,你隨朕回去之後,就能見到你娘。”

果然!歐陽笑笑嘴角一抖,鄙視性的剮了他一眼,不語。

見她如此,欒楓臉上閃過一絲怒意,冷聲問道:“你不願意嫁給朕?”

“你哪隻眼睛看見了?”歐陽笑笑懶懶的掀起眼皮,好笑的反問。

“朕兩隻眼睛都看見了!”

與歐陽笑笑在一起時,以往那個喜怒不形於色的欒楓,總是會在不自覺間流露出真實的情緒,鷹眸中的惱火與怒意顯而易見,幾乎是低吼道:“別的女人聽聞提親,或多或少都會有一絲情緒波動,你卻什麽反應也沒有,除了不想嫁,還有什麽?”

歐陽笑笑無語,這廝真幼稚!

隨手放下象牙筷,單手撐著下巴,好笑的反問:“如果爺說願意嫁,你會相信嗎?”

見欒楓麵色一僵,鳳眸中笑意又深了幾分,輕笑道:“連你自己都不肯相信,又何必來問爺呢?你已經做了決定,爺說什麽都是無效的,又何必浪費口水與你周旋?”

“和朕在一起,你感覺是周旋?

!”

戀愛中的男人是盲目的,或者應該講,歐陽笑笑總有將人逼瘋的潛質,她永遠不會明白,她無聲的抵抗情緒,比暴怒的質問,更加具有殺傷力。

“歐陽笑笑,朕對你來說是什麽?”

稍稍柔和的俊臉瞬間結冰,眉梢間流瀉的寒氣迅速在房間裏擴散,以往那個陰晴不定的欒楓,似乎又回來了。

“是你無聊時的玩具,還是讓朕放鬆警惕的資本?”

歐陽笑笑眉心一擰,聲音也不自覺冷了幾分,“別把你的思想強加在爺身上,你願意怎麽做,或者用什麽人來逼迫爺妥協,都隻是你的問題,爺不幹涉。同樣,你也別指望爺給出你喜歡的反應,更別站在你的立場揣度爺的做法!”

“歐陽笑笑!”

“吼毛吼,爺知道自己的名字,用不著你一次次來提醒,爺隻是你的階下囚,你又何必要來詢問爺的意見?”歐陽笑笑也火了,猛地站起身,張嘴就吼了回去。

壓抑了幾日的情緒通通爆發,隨手將桌麵上的托盤給拋了過去。

欒楓閃身一避,隻聽‘嘭’一聲,驚得門外的兩名黑衣人瞬間站得筆直,連大氣也不敢出一下。

“欒楓,你特麽的魂淡!你知道什麽叫喜歡嗎?你連問也沒問過爺,就擅自讓人去歐陽山莊提親,你把爺當什麽了?你可以在爺麵前展露你的柔情,又可以掉轉頭算計爺,你憑什麽要求爺必須得按照你說的做?”

“好,好得很!看來真的是朕太過縱容你了……”

欒楓雙眼微眯,冷銳的丹鳳眼中,陰霾與暗芒交織,透著凜冽的幽光,望向歐陽笑笑的眼神寒戾冰冷,隱約著血腥。一身王者之氣盡數釋放,強大的氣壓自他周身散發,像是要將天地萬物都摧毀殆盡,殘暴而血腥。

罡風瞬間形成,在他周身刮起,仿佛劃破空氣,拉扯出一陣刺耳而又尖銳的聲音,紫色衣訣上大朵大朵綻放的黑色曼陀羅,在罡風中獵獵飛舞,化作片片冷冽的風刃,叫囂著要將一切摧毀

看著這樣的欒楓,鳳眸中劃過幾不可查的惱色,她還真是嘴賤,沒事兒作甚要激怒這活閻王?

掌心已然暗扣住金針,打算拚死一搏,卻見那活閻王眸光轉深,就在她以為他要出手時,他居然一個轉身,再一次摔門而去。

“呃……”

歐陽笑笑眨巴眨巴眼,瞧著那來回晃動的門扉,一絲奇異的感覺漸漸自心底升起,讓她莫名的感覺有些煩躁。

下午照舊使喚兩名黑衣人,顯然是沒事兒找事兒,一會兒茶涼了,一會兒茶熱了,一會兒想洗臉,一會兒想洗腳,變著法兒的折騰。

直到晚間時,兩名黑衣人險些脫力,隻能無力的靠在門板上喘粗氣。

歐陽笑笑早早就滅燈上了床,兩名黑衣人也暗自鬆了一口氣,那姑奶奶終於不拿他們撒氣了。

夜色漸深,跑了一天腿兒的兩名黑衣人,體力早已透支,在不知不覺間,就這麽靠著門板睡了過去。

卻不知,就在他們閉眼的一刻,本該熟睡的人兒,卻猛地掀開了眼簾,動作靈敏的從**躍起,一身紅衣完整的穿在身上,悄無聲息的落了地。

“你要去哪裏?”房間裏響起突兀的聲音,寒氣席卷,蠟燭緊接著被點亮。

燭光中,一身紫色華袍的男子,正站在桌對麵,目光陰冷的望著她。

他以為,他今日真的做得太過了,才忍不住想要來她房間看看,卻不曾想會見到這一幕。

恍然中,欒楓似乎明白了什麽,她今日是故意刺激他,因為他每晚都會來她的房間,導致她沒有逃跑的機會,今日的吵架與冷戰,都在她的計劃之內,讓他放鬆警惕,因怒意而忽略她,讓她有機會逃走。

“嗬嗬嗬,的確是好計。”想著,欒楓忍不住鼓起掌來。

清脆的掌聲,驚醒了門外的兩名黑衣人,兩人渾身一震,瞧見燈火通明的房間時,急忙推開門縫察看

“自己去領罰,再派幾人過來,日夜輪流堅守,再有意外,你們就自行了斷。”

欒楓的聲音很平靜,平靜得讓人心慌。

兩名黑衣人也是一驚,似乎因為欒楓而不殺他們,感覺更加膽戰心驚起來,急忙將門關上,由另一人去調人手。

歐陽笑笑自燭光亮起的一刻,整個人就進入了石化狀態。

心裏說不出是什麽滋味,似乎也意外他會在今夜會來,眸光輕閃了一下,繼而若無其事的轉身倒回床榻,隨手扯過被子,捂頭就睡了過去。

欒楓在房間裏站了很久,就那麽平靜的望著鼓起的錦被,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沒有殺人,也沒有發火,就隻是那樣望著,視線仿佛穿透了厚厚的錦被,定在了歐陽笑笑身上。

那樣的目光,讓歐陽笑笑有如芒刺在背,裝了一會兒,實在裝不下去了,猛地掀開被子,視死如歸的道:“要發火快點,爺要睡覺!”

誰知,欒楓什麽也沒說,就這樣走到床前,打橫抱起她丟進床內側,整個人緊隨而上。

粗暴的啃咬與強勢的掠奪,像極了一種無聲的發泄,**與理智遊離間,歐陽笑笑透過半啟的眼簾望去,那雙幽黯的眼眸中,再次失去了那點光亮,恢複了一片死寂。

有的,隻是**,再無其他。

這一夜,欒楓瘋了似的要了她一次又一次,全然不理會她的咒罵與反抗,隻是發泄著自己的**,直到天色放亮,才將全身無力的她摟進懷裏,緊緊的,卻失去了那份暖意。

歐陽笑笑懶懶的掀起眼簾,抬眸緊盯著他一直不曾放鬆的下顎,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。

她想,她和欒楓就是兩隻刺蝟,明知道抱在一起會刺傷彼此,還是樂此不疲的在痛楚中相互折磨,她傷了他的心,他就掠奪她的身體,總之誰也別想好過。

那夜之後,兩人的關係明顯陷入冷戰。

整艘船上的人,都因為欒楓釋放的低氣壓而變得戰戰兢兢,唯有罪魁禍首,依然我行我素,不時從嘴裏哼哼著一首奇怪的歌曲,讓船上的人變得更加忐忑不安

“啊哦,啊哦誒,啊嘶嘚啊嘶哆,啊嘶嘚咯嘚咯哆,啊嘶嘚啊嘶嘚咯哆。啊哦,啊哦誒,啊嘶嘚啊嘶嘚……”

每日一唱,魔音穿耳,虐翻黑衣人無數,虐殺遊魚上千。

“夠了!”

憋至第二日,欒楓就憋不住了,這首歌她從昨日唱到今日,除了喝水吃飯,就連他睡覺的時候,她也在不停的哼哼,也不知道在亂七八糟唱些什麽,那得瑟的音調聽得他渾身不爽。

“你懂毛?”歐陽笑笑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邊哼哼邊道:“這可是神曲,名叫《忐忑》。”

欒楓磨了磨牙,真夠忐忑的!這個該死的女人,一刻也不肯消停點!

“呐,你別瞪爺,爺這兩日很老實,你總不能限製爺的興趣愛好吧?”

天知道要她唱出自虐的歌曲,對她的精神考驗有多大,在二十一世紀每次聽聞這首歌,她可都是上下抽風至結束,難為她還能唱出來,她容易嗎她?

說完,繼續哼唱,曲調明顯加快了不少,讓人根本聽不清楚她那不停哆嗦的嘴皮裏,究竟磨出的什麽聲音,興致來了配上一個誇張的表情,刺激得欒楓差點不顧形象的噴茶。

“歐陽笑笑!你給朕閉嘴!”

欒楓快要瘋了,這個女人就是故意的,他越不爽,她越高興,那搖頭晃腦的模樣,看得他牙根一陣發癢。

見那女人還在哼哼,二話不說衝上前,手才剛一伸出,令人崩潰的音調戛然而止,如同他伸出去的手,就這麽僵在了半空中。

欒楓:“……”

“咦?你什麽時候過來的?”歐陽笑笑貌似茫然的眨巴眨巴眼,邪笑道:“難道你也想學?來,爺教你!”

欒楓:“……”

“記得啊,這首歌一定要字正腔圓,尾音要長,音調要高

。”

不求將人虐死,但求將人虐瘋。

冰凍的俊臉,在她極其認真的講解下一寸寸龜裂,欒楓惡狠狠的磨了磨牙,妥協道:“說吧,你究竟想怎樣?”

欒楓從來沒想過,自己的耐性會如此之好,若是之前,隻怕她早不知死了多少次了,如今他居然還能站在這裏,聽她鬼扯蛋,可見他的脾氣挺好。

“爺要下船。”歐陽笑笑也不墨跡,直接就說了出來。

她相信,有了前夜的逃跑經曆,想要再次逃跑,幾乎沒有可能,除非說服欒楓放她離開,否則她就真得跟著他回禹謙國了。

而她之所以沒有選擇以他的命相要挾,是因為走到今日這一步,欒楓也沒有傷害過她,即使夜晚在她身上辛勤耕耘,依然會顧及她的感受,而不至於粗暴到將她弄傷,事後還會浪費真氣替她舒緩酸痛。

這個男人陰冷的外表下,藏著一顆不為人知的心,那顆心很脆弱,很**,也很小心翼翼。

他恨她的濫情,卻又舍不得傷了她,他折磨她,卻又害怕她恨他,就像是一個處處小心謹慎的盲行者,在愛情的道路上一步步摸索著前進,他不知道怎樣去愛,隻是希望兩個人能在一起,而她又不至於恨他,排斥他。

他的愛很矛盾,或許與他自小生活的環境有關,導致他太過謹慎,一絲一毫的錯漏也不願意發生,而呈現出一種病態的強占欲。

“你要離開朕?”

果然,欒楓的臉色瞬間就難看了起來,一把將歐陽笑笑從軟榻上抱起,隨手丟上大床,幾近狂躁的吼道:“難道朕滿足不了你嗎?你還要回去找那些男人!”

歐陽笑笑嘴角一抖,這都什麽跟什麽?敢情這家夥每晚折騰她,就是為了滿足她的生理需求,而不至於回頭去找那些男人?

無語,從未有過的無語。

見他臉上的神色越來越認真,甚至已經開始動手脫衣服,大有精盡人亡也要滿足她的架勢,歐陽笑笑麵色有些扭曲,氣沉丹田,再沉,繼續沉,還是沒能憋住那衝口而出的爆笑

“噗嗤……哈哈哈哈……尼瑪!哈哈哈哈……”沒想到人人懼怕的活閻王,居然也會有這樣的一麵,“哈哈哈哈……不行了!爺的肚子……哈哈哈……”

欒楓大手停留在腰帶上,滿臉茫然的望著**來回翻滾的女人,懵了!全然不知道究竟是什麽觸動了她的笑神經,導致她笑得如此癲狂。

歐陽笑笑發誓,她不想笑的,可是那廝能不能別用那種表情瞪著她,真的好萌,有木有?!

“歐陽笑笑!”耳邊傳來磨牙聲,仿佛磨刀石上不停滑動的刀鋒,反射出刺骨的寒意。

歐陽笑笑渾身一僵,強忍住有些抽筋的肚子,趴在**仰起腦袋,滿臉隱忍加扭曲的道:“亂皇,您不用貢獻自己,真的!哈哈哈哈……”

欒楓:“…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爆笑聲還在繼續,低沉的氣壓被一點點驅散,男人眼中的陰鷙一點點退去,隻剩下淡淡的無奈。

“笑笑,留在朕身邊不好嗎?朕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。”見她好不容易收住笑,趴在**直喘氣,欒楓有些無奈的開口。

一撩袍在床沿坐下,抬手輕撫上她的背脊,幫她順氣。

“同樣的問題,放爺離開不好嗎?讓爺過回自由自在的生活,而不是在這方寸之地,靜靜的等待死亡來臨。”

歐陽笑笑輕笑著抬起頭,鳳眸中有一圈圈漣漪蕩漾開來,讓人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眼底的認真,而非虛言。

她是不受約束的風,將她困在這裏,或是困在禹謙國皇宮,都將限製她吹拂的腳步,待她沒有力氣再掙紮反抗時,她就隻是一團毫無生機的氣體,再沒有卷起落葉的力氣,最終隨落葉長眠於地。

欒楓的眸色一點點加深,幽黯的眸子仿佛濃得化不開的墨,墨黑深處一點點冰藍的幽光透出,越聚越多,如同輪回路上的幽冥鬼火,讓人不寒而栗

他的眼神很複雜,複雜到歐陽笑笑無法透過那層層黑暗,去探知他眼底的東西。

他就這樣望著她,由上而下的視線幾乎能穿透看她的皮肉,看清她的內部組織,挖掘出那顆承載著太多男人的心,將它一點點吞噬進肚子裏,隻為他為躍動,隻為他而存在。

幫她順氣的大手早已停下,沿著她的背脊無力的下滑至腰間的凹陷處,又順著腰肢滑落,在床榻上滑出一道沉重的壓痕,一直延伸。

就在歐陽笑笑感覺自己無法維持高揚脖頸的姿態與他對視,想要放棄這次爭取時,卻見他極其緩慢的從床沿邊起身,一切都如同慢鏡頭在她眼前播放,在走至圓桌前時,他的動作又突然加快,仿佛在逃避著什麽,隨著‘嘭’一聲巨響,歐陽笑笑愕然的張大了嘴。

“臥槽!家裏門多了不起嗎?”

丫的,動不動就摔門,哪裏學來的壞習慣?!

再次一次離開失敗,歐陽笑笑將腦袋埋進被窩裏,開始醞釀下一次行動。

逃跑行不通,懷柔路線被抹殺,似乎條條都是死路。

她已經離開一群男人整整十日了,恐怕他們早已經開始滿世界尋人,攪得人仰馬翻,慶幸這大船遊走的速度不快,否則他們已經快到邊境了。

想著,想著,她又迷迷糊糊睡了過去。

不知過了多久,睡得正香的她被人從**打橫抱起,還沒明白是怎麽回事,刺目的陽光透過眼皮,突兀的闖進她的視線裏,讓她極為不適應的擰起眉心。

好不容易適應了光亮,她才緩緩掀起眼皮,卻驚愕的發現,自己正在一步步遠離大船,而抱著他的男人,不是別人,正是欒楓。

順著兩人前行的方向望去,不遠處正有一輛馬車停靠在路邊,歐陽笑笑頓時一個警醒,問道:“你要改走陸路?”

慘了,改走陸路,他們最多十天就能出鄴宇國,坐船卻需要二十天。

欒楓微微斂眸,見她清醒過來,卻什麽也沒說,直接抱著她上了馬車,親自架著馬車向遠處駛去

隨著道路越來越平坦,越來越寬敞,歐陽笑笑的腦子卻越來越迷糊。

怎麽回事?不是應該繞著山路走嗎,為什麽走上了官道,而且看模樣是要進城?

她的猜測沒錯,大約半個時辰之後,兩人就到了一座城池前,歐陽笑笑仰頭一看,‘揚州城’兩個大字印入眼簾,讓她有些懵了。

“欒楓,你究竟搞什麽?”

那群男人的手段,他不會不清楚吧?隻怕他們進入揚州沒多久,就會被一群男人知曉,他究竟想怎樣?

欒楓依舊沒有說話,隻是抱著她躍下馬車,也不管周遭各異的視線,直接丟棄了馬車,抱著她進了揚州城。

揚州的大街十分熱鬧,人來人往的商旅絡繹不絕,當然,如果排除此刻大街上極為挑戰世俗的一幕,一切都會是美好的。

大街上,一名身著紫袍的俊美男子,正橫抱著一名身著紅衣的少年,兩人的姿態看起來雖算不得親密,可總是有股無形的曖昧氣息,在兩人周遭環繞著。

紅衣少年嘰嘰喳喳的在問著什麽,可惜紫袍男子,由始至終也沒有回答過,隻是抱著她在街上漫無目的的行走著,兩人怪異的舉動,很快就引起不少人的圍觀。

街邊,一名穿著破爛的乞丐一見,急忙從懷裏掏出一張畫紙,對比了一下畫中人與那名紅衣少年,像是發現金元寶似的,快速從地上爬了起來,一溜煙兒就不見了人影,就連討飯的家夥也顧不得帶上。

“欒楓,你特麽瘋了?”歐陽笑笑嘴都吧嗒幹了,也沒見那大爺動一動唇,有些火大的揪住他的耳朵,硬將他的腦袋給拉了下來,暴吼道:“你想死嗎?你知不知道,你這樣出現在這裏,會引起多大的紛爭?!”

真正的欒皇,應該是在禹謙國的。

她在離開遊龍寨後,還特地調查過,禹謙國每日照舊上朝,也就表示有人代替欒楓,正坐在那把龍椅之上

。如今欒楓公然出現在揚州城,若是被有心人發現了,即使將他給殺了,也牽扯不到鄴宇國。

這廝腦子被驢踢過吧,為毛做事這麽出格?

“笑笑在擔心朕?”欒楓的聲音很低,低得隻有他們兩人才能聽見。

見歐陽笑笑惡狠狠的瞪著他,性感的薄唇忽而彎起一抹笑,“放心,你那群男人還殺不了朕。”

說著,彎腰輕輕將她放下,指尖在她身上急點了幾下,歐陽笑笑就發現自己被封死的大穴,盡數被解開,源源不斷的內力再次在身體裏澎湃起來。

鳳眸頓時變得有些複雜,若是到了這一刻還不清楚欒楓要做什麽,歐陽笑笑也就不可能活到現在。

“為什麽?”他不是一心要將她帶回禹謙國嗎?為什麽又突然放棄了?

大手輕柔的撫上她的臉頰,將她散落的額發一點點別在耳後,於臉頰邊徘徊不去。

半響,他又若無其事的收回手,冷笑道:“朕要的,是一個能夠陪朕征戰沙場,站在頂峰的女人,你的確有這個能力,可惜你的心裏住著太多人,不適合成為一國之母。

像你說的,將你強留在身邊,隻會更加危險而已,因為枕邊人往往是最難防範的。朕一直在等你動手,所幸你比較聰明,並沒有選擇在朕睡覺之際,要挾朕離開,否則,你也不可能活到現在。

如今,朕想明白了,你既不會畫出弓弩設計圖,又不可能一心一意對朕,將你留在身邊隻是禍害而已,倒不如放你離開,送還慕容子墨一個人情。

至於弓弩,朕勸你想明白再製造,要知道你親娘還在朕手裏,若是禹謙國落敗,她會怎樣,朕就不敢保證了……”

陽光傾灑在他的周身,衣訣上的曼陀羅悄然綻放,分明是來自地獄的色彩,卻讓歐陽笑笑的心止不住的抽疼。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爺寫著寫著,就想到了兩隻相愛的刺蝟,以刺痛彼此來證明自己的存在,明知道在一起會受傷,還是要將自虐進行到底。